中杯可乐第二杯半价

堆文用小号。除冷战外其他所有
杂慎。

【APH/北米双】birthday

是当年的北米双生诞贺文(……

  今天是我们的英雄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生日。按以往的经验来讲,他应该提前邀请了一大帮朋友,在这天顺带以“庆祝国庆”的理由玩上一整天,第二天再睡上一整天,这才恢复正常。可今天,他只是躺在沙发上,静静的思考一个问题——他的兄弟去哪儿了?
  嘿!这可不是好伙计的那个兄弟,而是真正有血缘关系的。就在几天前七月份的第一天,那是他关系最好的表兄马修·威廉姆斯的生日,阿尔弗惯例给他发送了生日祝福,可对方竟然什么都没有回复!
  寻找两天无果,阿尔弗现在正在稍许歇息,为此甚至放弃了每年一次的派对。安静下来后的他开始胡思乱想:马修他难道是被绑架了?!还是走丢了?亦或许被外星人抓走了……
  而此时此刻的马修,正在从机场赶着回来。他匆匆忙忙地下了出租车,走了一段听见车主到呼唤声后又急急忙忙地跑回来付钱。等他真正到家门,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他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开门,突然看见附近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往窗内看。捡起放在门口的棒球棍,马修慢慢的挪过去,忽的感觉其中有几个熟悉的身影。
  还没等他放下球棒,其中一人就转过身来,接着就被高高举起的球棒给吓了一跳:“呜哇阿尔……噢是马修啊!真是吓到哥哥我了。”弗朗西斯拍拍胸口,揽着马修假意委屈道:“终于把你给盼回来了!阿尔弗可是找你找好久了。”
  马修摸了摸鼻子。没回信息这件事情,他在到达朋友在古巴的家后才发现,玩着玩着就忘记了,直到看日期发现对方生日将近才想起来回家。
  “等等!你们怎么没告诉他?”马修突然想起对面的先生是知情人这件事实。
  “因为……”“因为我们得给他一个教训!”旁边一直在静听的亚瑟这时候突然出声。
  弗朗西斯翻了个白眼:“是是!所以这个家伙自己不愿意讲,连哥哥的嘴都要给他封住!!”
  “那是为了告诉他兄弟的重要!……”
  在两人的争吵声中,马修静静的离开,回到正门。他走之前瞄了一眼窗内,阿尔弗正趴在沙发上,似乎很久都没有动,大概是睡着了——马修以为阿尔弗昨晚通宵开了生日派对,虽然家里比开派对后的混乱要干净多了。他拿出钥匙,打开房门。
  阿尔弗雷德几近颓废了,不论问谁都说不知道。他趴着,暂时歇口气。难道他只能等待对方自己回来吗?
  不,作为一个英雄,怎么能在亲人不知所踪的时候放弃呢!于是他在门口穿好鞋,站起身,刚将手伸向门把——门开了。
  马修想不到阿尔弗会在门口。他想到了弗朗西斯的话,着急得红了脸:“嘿兄弟!我……”
  “……马蒂!欢迎回来!!”阿尔弗此时心中只有对兄弟回来的欣喜,丝毫没有发现对方心情的复杂。
  “谢谢谢谢,总之先放开我,好吗?”内疚感荡然无存,但无奈之余,马修也的确感受到了一丝感动。
  “Happy birthday!!!!!”突的,周边几个礼炮被拉响,彩带和纸大多飘到了两兄弟身上。是刚才在窗边的几人。阿尔弗雷德首先反应了过来:“谢谢!”
  “不邀请我们进去么?”弗朗西斯将手中已经报废的礼炮塞给亚瑟,半个身子靠到了阿尔弗身上,“东西我们可都准备好,就等小寿星您的指令了。”他向亚瑟的方向仰仰头。亚瑟耸了耸肩,用手中的礼炮指了指脚边的几个大袋子,音乐可以看到里头装着的一堆装饰品。
  阿尔弗推开弗朗西斯,搂着马修的肩往回走:“那就跟着英雄的步伐,开始吧!”亚瑟提着袋子,在路过愣在原地的弗朗西斯时,带有嘲笑意味地“噗”了一声。弗朗西斯立马跑过去,拿走他手上的东西后提膝顶了一下他的腰,看他差点摔倒的狼狈样才满足地走了。亚瑟扶着腰,向着前方比了个中指,也才跟着走进去。
  “虽然我的生日已经过了,但祝福和派对都是托你的福了。”阿尔弗希望将生日派对弄成两个人的生日派对,并将他的计划告诉了马修。
  “因为!我本来是想在我们生日的中间选一天的,可是你……”
  “好吧好吧!我答应。”
  “噢耶!生日快乐,马蒂!”
  “嗯,生日快乐,我最亲爱的兄弟。”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