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杯可乐第二杯半价

堆文用小号。除冷战外其他所有
杂慎。

【APH/米加】第八天

换回来了。好烦啊我

  阿尔弗雷德和马修是一对表兄弟,从小关系就不错。
  当阿尔弗四五岁时父亲第一次把马修接回来的时候,阿尔弗实际上是非常不高兴的。由他笑着打开门之后看见父亲怀抱里抱着一个孩子的时候,笑容突然凝固在脸上就可以看出。
  这时候的阿尔弗正是最粘着父亲的时候,每天父亲回来都要给他一个拥抱。今天见到父亲怀里有人,自然是不乐意了。当在饭桌上听到父亲说,以后这个孩子要寄住在家里的时候,连父亲刚想说的原因都没有听,就跑回了房间。
  他只觉得自己很委屈,因为他感觉自己的父母就要被抢走了。
  马修虽然追了过来,想说些什么,但又放弃了。他站在房间门口,门关着,门后阿尔弗正背靠着门,抱着膝盖忍着眼泪。
  自己不再会是父母唯一的宝贝了。阿尔弗这么想。
  但三天过去了,阿尔弗发现马修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样。他总是安安静静的坐着,别人稍微关心一下他就会脸红,似乎是一个羞涩而内敛的孩子。阿尔弗对马修微妙的厌恶也淡去了许多。
  他们两个关系真正变好,还是他们住在一起第八天的下午。虽说孩子们心思来的莫名其妙,走的也莫名其妙,但人还在面前,心中还是有一丝不快。马修看了看阿尔弗,阿尔弗刚好也转过头去,气氛有一瞬间变得尴尬。突然,马修似乎是下了决心,鼓起勇气对阿尔弗说:“那、那个……阿尔弗,”见阿尔弗再次看着他,马修的脸更是变得通红:“那个,我不会抢你的玩具和你的爸爸妈妈,你能不能不讨厌我?”说完,他就低下头去,像是等待着审判一般。
  阿尔弗歪歪头,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拉起马修的手,说:“那好吧,不过说话要算话哟。妈妈说玩具要分享,那我们一起去玩吧!”
  “嗯、嗯,好!”马修第一次对阿尔弗露出了笑容,开心的情绪也影响了阿尔弗,两个孩子便这么玩到一起去了。
  他们俩从此之后几乎是形影不离,关系好的可以说是连有些亲兄弟都不如。
  在两兄弟十四岁生日的时候,阿尔弗用平时积攒来的零钱给马修买了一个有当时马修半个人高的熊娃娃,而马修则送了阿尔弗十几张各种美国英雄的碟片。虽然后来的马修有一丝后悔了。
  两人的关系一直亲密到毕业出去工作。逐渐长大的同时,因思想上的些许差异,两人也发生过不少的争吵,但也一直相安无事。但马修却觉得,阿尔弗太过耀眼,而自己可以说是毫无存在感,逐渐产生了一些自我厌恶,以及莫名的羡慕,对阿尔弗的羡慕。
  问题爆发在他们毕业后的第八天。那一天傍晚,阿尔弗回到家里时,马修正在收拾行李。
  “我回来了,马蒂。”他擦了一把汗。毕业季正值炎夏,就算是空气都能感受到一阵阵的闷热。
  “嗯,欢迎回来。我要回加拿大了。”马修转身向着他笑笑,
  “这样啊……说起来那天也快到了吧?”
  “嗯。”
  小时候的马修之所以会被阿尔弗家收养,就是因为马修父母的离世。每年一家人都会去祭拜马修的父母,后来又成了马修自己一个人去,或者由阿尔弗陪伴着他。
  “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不用了。我想这次应该不会在回来了。”
  “……不,这不行。”
  “我只是告知你而不是请求你的意见!我亲爱的阿尔弗,你应该知道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没有道理再这样每天粘在一起。”马修收拾好行李,拖着行李箱开门准备出去。
  “不行!无论怎么样我都不同意!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多年,难道你这样就要抛弃我吗?”阿尔弗拉住了马修的手,另一只手按住了行李箱。他出奇的愤怒,似乎是马修的那句话戳到了他的怒点。
  “够了!我们现在都应该是成熟独立的成年人了。”马修试图甩开阿尔弗的手,但力气始终是不敌对方。
  “马蒂你……能给我个理由吗?”阿尔弗突然软下语气,低着头,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你真的要听真话吗?即使这将会是个你不能接受的事实?”
  “嗯。”
  “好吧。那你可听好了,”马修深吸一口气,“很久之前我就发现我喜欢上你了,与你生活在一起十几年的哥哥喜欢上你了。这就是真相。满意了吗?这么恶心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马修的眼眶通红,整张脸也如同烧起来了一般。
  阿尔弗听到这句话愣住了,趁这时候马修甩开了他的手,但行李箱实却被放弃了。马修也走不远,在楼下的一个黑暗的角落中坐着,抱着膝盖,埋脸默默的留着泪水。
  他清楚的看见了阿尔弗脸上震惊的神奇。他大概能想象到阿尔弗对自己的感情一定会直线下降。
  不知过了多久,马修面前那一丝的灯光突然被谁遮挡住了。他抬起头,却看到阿尔弗正站在他面前。
  马修再次低下头选择了沉默,阿尔弗却突然蹲了下来,轻轻叫了一声:“马蒂。”
  马修侧了侧脸,露出一只眼睛看着他。眼镜摘了下来,所以马修的视线有一丝模糊。
  “可以不回加拿大吗?”
  “……”沉默许久,马修闭上眼,还是选择开口:“不行。”
  声音有一丝沙哑,还带着哭腔,阿尔弗能发现马修刚刚哭了。
  “不我是说……不在加拿大长住可以吗?我希望你在我身边。”阿尔弗抿了抿唇,又补充道:“我过去也可以!……如果你愿意的话。但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这一次马修不知道该说什么。阿尔弗的态度实在让他出乎意料,与他想象的完全不同。他一时有一些慌了。
  “马蒂,抬起头,好吗?”他又听到了阿尔弗的声音。莫名的,他睁开眼,抬起了头。另一只眼睛还没能适应光,又眨了几下眼睛,但他好不容易适应过来之后,阿尔弗忽然捧起他的脸,吻上了他的唇。
  马修瞪大了眼。他没想到阿尔弗的反应竟会是这样。在这个阴暗的角落中,两人吻着,马修完全处于被动状态。
  到最后结束了这一吻,马修的手已经搭到了阿尔弗的肩上。两人都喘着气。阿尔弗看着低着头,手却还环着自己的哥哥,干脆把他抱起“走吧!我们回家。”
  “嗯……放下我!”
  “才不要!”
  
  阿尔弗陪着马修回了一趟加拿大,又回到原本居住的城市,决定继续在这里工作。
  他们首先告诉了抚养他们长大的父母,虽然还是有些不能接受,但他们都认为,只要孩子过的高兴就好。
  接着第二天,阿尔弗和马修向其他人也公布了,不管他们的态度如何。
  这正好是他们坦白并在一起的第八天。
  他们便这么开始了大人的生活,即使有争吵,有不和,最后也依然如同这一场争吵,变成更加深厚的感情,最后直到逝去。
  马修先一步离世了。阿尔弗呆坐了一天,便赶忙处理好后事。马修下葬之后,阿尔弗一直无所事事。几天后,阿尔弗也离开了这儿。正好,那是马修逝去的第八天。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