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杯可乐第二杯半价

堆文用小号。除冷战外其他所有
杂慎。

【APH/北极组】衬衫

其实有一点点双向暗恋。但是篇幅太小了
写不出来(……
就这么着吧。继续当咸鱼去了(((

  伊万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他们公司要求并不严格,上班时间大家更多的都是穿自己的常服,只有一些(领导认为)严肃的场合,才需要穿上正装。
  马修大概是他们之中的一个奇葩,严谨地按照职场要求一年四季都穿着西装,据他自己说, 在盛大的活动还会穿上自己最喜欢的西装和最爱的那几条领带。
  伊万一度认为马修的衣柜里完全没有常服,直到意外当上了马修的合租室友,才解开这个微妙的误会。
  平日里他们的交流并不多,最亲密的大概就是分享饮料或者一起打游戏了。今晚伊万格外地忙,因为有一份方案需要紧急修改。在他的印象中,他的室友似乎跟他来说过什么,只是他并没有注意听,只是草草地应了。
  “……那我先去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您也早点睡。”等伊万从工作中回过神来时,就听到马修在房间门跟他说话。他“嗯”了一声,保存之后往门口看了一眼,马修已经转身离开了。
  伊万感觉有什么不大对劲儿——马修身上穿的还是西装的衬衫。“等等!”他叫住马修,指了指浴室,“你已经洗澡了吗?”
  马修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十分确认地点点头。
  伊万有些吓着了。他突然不敢想象平时整齐的西装下面是一件怎么样皱成一团的衬衫。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竟然过了这么久才发现。
  “没事了的话,那我先走了?”马修看面前同事的眼神从疑惑变为惊讶,接着又发起了呆,忍不住出声问道。
  “噢,好的,你去吧。晚安。”伊万此时还在脑内震惊,并没有对刚才的提问做什么解释。
  马修把客厅的灯关掉,跑回房间了。伊万却开始思考关于“衬衫的可怜之处”之类的奇怪问题。就这个问题,他做了一个为室友身体健康着想的小决定……
  
  马修觉得最近实在有点反常。明明清楚地记得睡前是穿着衬衫的,第二天早起就变成放在衣柜里的睡衣了,而且衬衫也好好的叠着放在旁边。
  一次两次还能把它抛到脑后,可这已经连续一个星期了。本来想与他的室友倾诉一下,可他并没有这个胆子——难道要说有人大晚上来帮他换衣服吗?马修觉得十分不妙,决定抓一抓这个神秘人。
  他跟往常一样跟跟室友先生道安,接着就躺到床上闭着眼睛装睡。
  就在他快要等到睡着的时候,他听到房门被人推开,被他卡在门缝的一根小棍子也掉到了地上,发出“哐当”的响声。
  那人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十足被吓到了。马修在床上辛苦地憋着笑,小心地翻了个身。
  马修感受到那人走到他背后,撑在床边,慢慢掀开他的被子,接着将手伸向了他衬衫的扣子。
  只是解开两颗扣子,马修就已经憋不下去。他猛地坐起,扯住那人的手把他拉到床上,再坐上他的身子,按住对方手的同时还迅速摸到了脖子。
  “咳咳……是我马修,是我。”伊万着实被吓到了。他猜到马修总有一天会这么做的,可没想到他什么也没跟他这个室友说,这也令他有些难过了。
  “噢……伊万先生?”马修也被这个答案吓了一跳。他感觉浑身血气都往脸上冲去,连忙松手跳了下来。
  伊万认为气氛不大妙,连忙拦住马修,试图用三言两语解释清楚。
  “所以说,您觉得我穿着衬衫睡觉对我和衬衫都不好,所以晚上跑过来给我换衣服?”马修的脸色不是很好,心情也相当复杂。
  “嗯……”伊万乖巧地坐在床边,低着头轻声应到。
  “咳咳,下次有什么事情告诉我就好了。待会我会换上的。”他拉起伊万,将他往门口推,“那么现在我们都该睡觉了,晚安!”
  “好,好,晚安。”伊万顺着力走到门外,看着马修把房间门重新关上,在这之前还捡起了那根掉在地上的棍子。
  马修觉得脸上发烫。他捂着脸,坐在门背后,伊万也抱着同样的心情靠在门前。
  噢,这真的是太丢脸了。他们不约而同地想道。
  

评论(2)

热度(10)